小快乐

副八(*/∇\*)四

连夜处理了汪家人,张日山扶额,心想,这九门的事真是不好管呀,小辈们也不是让人省心的主。长沙之行也没找到八爷的线索,不确定这是巧合,还是八爷真的没死。
“会长,梁小姐来了,你看……”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新月饭店的大堂内梁湾穿着纯白色的蕾丝连衣裙,画着淡妆,头发绾了起来,面带微笑,看着从楼上下来的人。
“梁小姐今日来是有什么事吗?”
“今天七夕呀,我可是好不容易调班才能跟你一起过节。”
“七夕?梁小姐不应该跟你的男朋友一起过吗?”
“上次在我家,你说的呀,我是你女朋友。”
“对于上次事,很抱歉,权宜之计,给梁小姐带来困扰了。”
“那我不管,反正你说了,我当真了”
“很抱歉,恕张某不能奉陪”
“不管,就当是为了感谢我上次帮你救人的事,你就陪我去看电影,行吧?《大明锦衣卫》可好看了,是应大明星的新作,你就陪我去吧”说着,左手顺势挽住张日山的手臂,右手摇晃着电影票和宣传册,张日山不动声色的将手臂抽出,
“很抱歉,不行”,张日山虽然活了百多年,但打心里还是个老人,虽然现代科技产品都会,但也仅是为了管理九门事物,除此之外,只会听听戏,做做饭,品品茶,顺便研究研究周易八卦什么的,对于娱乐的电影游戏等等都不感冒,更不关心。一边拒绝梁湾,一边将人送到饭店门口,
“不去就不去,反正你是我男朋友,,这个礼物你必须收下,我可是个女孩子,你都拒绝我这么多次了,这个你必须收下”,说着将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塞给了张日山突然亲了张日山一下,张日山躲开。罗雀叫来的车已经停到他们面前,打开车门,将梁小姐送走。
马路对面的一辆黑色雷克萨斯越野同时也开走了。
“都到了,怎么又不去了,还以为老大你要请我们吃大餐呢~”车内助理开着车故作可惜状,“是呀,小祖宗,您这一阵怎么回事?都看不透你想干啥了?”经纪人在旁附和道。“没事,去淮扬小馆吧,那味道更好,算是请你们吃大餐了,好吧。”齐八草草回了一句,便闭目养神,想着刚刚看到的那一幕,“那个女孩子是谁?又和呆瓜什么关系?看起来那么亲密?”本来回了北京,着急忙慌的赶来,他想马上见到他的呆瓜,告诉他,他很想他,告诉他,他回来了,可今天看到这一幕,他犹豫了,害怕了,他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看到呆瓜身边有那么可爱的一个女生,他们还很亲密,他不知道,是不是他再出现在他的面前对不对,这数十载的光阴,是不是呆瓜已经忘了他或者放下他了,所以,今天他选择了逃避,选择躲在自己的保护壳里,拒绝那可能会让他失望的答案。

心疼姆们角儿
他是角儿是艺术家
不是流量明星
闹事不算是德云女孩
都是自私鬼黄牛党
凭什么姆们角儿要为一群xx的行为买单
他只是心疼每一个粉
但那群xx不值得
(#`皿´)
(๑ १д१)
๐·°(৹˃̵﹏˂̵৹)°·๐姆们角儿身上是有伤的,就不能心疼心疼他吗😭

副八(*/∇\*)三

“小祖宗呀,咱可不能这么走了,天大地大,首映式你必须出席。”经纪人头疼的看着非要出门的齐八
“不行,我的玉不见了,我必须回去找,肯定是丢在香堂了。”
“好好好,我去找,行不行,啊,小祖宗,你看看这都马上2点了,赶紧着,化妆师快点着,补妆”,经纪人转身拿上车钥匙,“我肯定给你找回来”
“告诉主持人,今天压缩我的问答环节”,助理无奈的只好去找主持人。
齐八心不在焉的答完了问题,赶紧下台,打电话给助理。
“怎么样,找到没?”“没有,我都问过了”“等着,我过去。”经纪人无奈的挂了电话,转身走出香堂。
“你是小满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上次见,你还是个小孩子,现在都是掌柜了。”“见过张会长,曾听父亲提起过您。”“花爷和黑爷上次来的时候,你有没有见到这个人”说着将九门唯一一次的合影递给现在的掌柜,掌柜摇摇头,说没有,“那可有人回来寻过遗失物”“回张爷,我去问问下人,这两天去看货,并未在香堂照顾生意,不是很清楚”“嗯,你去吧。”
副官并未在厅内多呆,走到院里,看着院里的桃花古树,这还是当初从白乔寨带回来的,八爷吵着闹着非要一株桃树苗带回来,八爷又文文弱弱,只好自己拿着树,时不时还得背背撒娇喊累的八爷,却也是满心欢喜,毕竟这是自己的爱人,带着爱人回家,一起种下桃花树,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副官手拿着暖玉,看着满树桃花,自言自语道:“八爷,这桃花酿都快百年了……”
“会长,汪家人有行动”“什么?我马上回去”挂断手机,张日山匆匆离开。
“呆瓜……副官真的是你”呆立在内堂的齐八泪光闪闪,想要叫住拿着玉离开的那人,却发不出声音,“怎么样?找到没”经纪人拍着齐八的肩膀,见天在发呆“这怎么还哭了?”齐八回过神“我没事,不找了”,转身去到大厅,经纪人一脸茫然“发生了什么?(゚o゚;”
“掌柜的,今天张副官是不是来过?”,掌柜一脸警惕,毕竟现在九门之中都知这张日山是张会长,已经没人知道原来的张副官了,看着眼前的人,掌柜问道“您是哪位?”,齐八也意识到不妥,说道“哦,我家中曾受副官与齐八爷相救,我是今天好像看到了张副官,便来问问。”要说自己是已故的九门神算齐八爷,估计会把小满的儿子吓坏,掌柜的倒也没怀疑什么“你说是九门协会张会长,今天是有来过,不过走了。”“好的,谢过掌柜的。”买了几件古董,带着经纪人便离开了。
“安排一下,我和在北京路演的小陈换一下,我去北京”“不是为了来长沙游玩才选择长沙站的路演吗?怎么又回北京了?”经纪人表示越来越猜不透自己小祖宗的想法了,“这几天胃不舒服,回北京路演吧,结束了我就回家休息。”“好吧,您是我老大,您说了算,不过,这以后可不能在接这酒局了,你这身子骨太弱,平时感冒都养上半个月,这个酒,以后可免了吧……”“就是,老大,”听着自家经纪人和助理两人一唱一和的碎碎念,齐八很是温暖,自己从出道到现在,遇到那么多困难,这两哥们从没离开过,一直陪着自己,很是感激,想着,等回了北京,去找张日山,如果呆瓜欺负他,就让经纪人和助理碎碎念他,哼~

副八٩(๑òωó๑)۶

副八(*/∇\*)二

结束了一轮敬酒,找了个理由,离开包厢,四处走走,醒醒酒,胃里火烧火燎的,不得不靠在一楼的柱子旁休息。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下意识的看去,是一对男女,齐恒想,大概是对情侣吧,揉了揉脸,戴上眼镜,望去,心莫名狂跳,这个男子的背影好熟悉,会是他吗?齐恒心想,不会的,不会是他,他的呆瓜不会跟别的女生那么暧昧,想要看仔细那人的脸,不料被被听奴拦住,正好经纪人也来寻他,只得作罢,转身离去。另一边,张日山请梁湾医治他的朋友,总感觉有人在看他,回身却只看到听奴的影子,应该是错觉吧,便未多想,进了屋。
酒过三巡,可算是脱身的齐八爷,胃疼的不想说话,回到自己的小院,躺在太师椅上不想动,蜷缩着缓解疼痛,手里攥着那块暖玉,紧皱眉头,“死呆瓜,别让我找到你,找到你,看你齐八爷怎么收拾你,哼(ノ=Д=)ノ┻━┻。”
“下午2点,长沙出席首映式”看着手机短信,齐恒拍了拍脸,看着镜子里受胃病折麽一晚上面色苍白的自己,真的是想撂挑子不干了,想当初,自己哪里这么辛苦过,什么时候都有呆瓜陪着,照顾着,唉╯﹏╰算了,去长沙的老香堂看看吧,顺便去看看已故的小满。
几天后,新月饭店的雅间中,张日山颇为闲散的沏着茶,“张会长,好久不见”吴邪小同志痞痞一笑打了个招呼,张日山头也懒得抬,并未理他,专心品着手里的清茶,如果八爷在,肯定又说我把茶沏毁了,火候不够呀,暗自发着呆。
吴邪无语,这张家人发呆是不是祖传疾病呀,转过头看向自家的闷油瓶,不负众望,跟与天花板进行沟通。这还真是,张家的遗传病呀(。ò ∀ ó。)没办法,关爱自闭症儿童人人有责。开口道“这次多亏张会长出手相助,不然,这闷油瓶,不,这张起灵不定现在咋样了。”
“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失陪。”张日山转身欲走,毕竟自己懒得听小辈们唠家常,照顾好九门是佛爷的命令,没有了八爷,也要守护好八爷的家,其它也算是为了他吧,只可惜这几个小辈都不让他省心。要是八爷知道齐家后人堂堂黑瞎子齐羽被解九爷的孙子解雨臣吃的死死地,为了小花懒得去接手齐家,会被气的跳脚吧,不过要是知道吴老狗五爷的孙子被张起灵掰弯了,估计会乐不可支,笑话狗五爷。要是他还在多好,不用自己一人独守这孤独。“呐,这个给你,小花和瞎子无意间得到的,瞎子说这块玉应该是齐家的,但闷油瓶说,这玉出自张家。”将玉递给张日山,张日山知道,这是八爷的,毕竟是自己当初亲手为八爷戴上的。
“瞎子说,你会知道的,也许是齐八爷的遗物”
“你们从哪里找到的?”张日山强忍泪水,哑声问道
“长沙,香堂旧址”

副八(*/∇\*)一

圈地自萌,勿找茬,今天有人私各种找茬,我承认我的文笔极烂,因为喜欢,所以单纯的脑洞分享而已,谢谢
鄙人是一名当红实力加偶像派演员,不,准确来说我是齐恒,九门神算齐八爷,从出生开始,总归有些前段出现在脑中,随着年龄增长,这些片段越来越多,知道母亲在我十八岁时,将出生前就被放在庙里的一块玉给我,使我想起了,我是齐恒,是齐八爷,一直沉睡在玉里的魂魄,转世投胎,但我记得一切,却记不得那一世送我这块玉的人,无微不至保护我的人,我爱的人,为了他沉睡数十载的人。我只记得我叫他“呆瓜”,因为他总会对我傻笑,一笑就会露出他的兔子牙,很可爱,但保护我的时候又是那么帅气。我记不起“呆瓜”的模样,我知道,我要去找他,我记得梦里我去过新月饭店,随佛爷为了他的意中人二爷,寻药,去那里也许会有收获。
饭局,一向是我不喜欢的,圈里人都知我能说善道,却不知其实饭局心累的很。要不是这次饭局订在了新月饭店,我想,我是不会来的,毕竟“呆瓜”不喜欢我喝酒,我的酒量也并不好,每次喝完,都会病上几天,记得那次佛爷不得已娶了尹大小姐,我们喝了好多,二爷也是身不由己,相爱的的人却不能在一起。唉,想着自己仙人独行,定不能害了呆瓜,却不成想,呆瓜表白了,借着酒劲,我撒泼打滚,却不忍心推开他,第二天便卧床不起,酒是好东西,但伤身呀。自那之后,呆瓜在没有让我肆意妄为的喝过酒,再好的酒也只是浅尝即可,有时忍不住了,撒娇磨人才换来一口酒,还得是他喂的(*/㉨\*)。
新月饭店跟印象中并无太大差别,古色古香,一进门,熟悉感袭来,果真,我是来过这里。

副八脑洞预告篇

关于副八脑洞
嗯……时间线神马的就忽略吧
齐桓转世为明星×沙海百岁山副官
长短不定 he
but文笔极其有限,要多惨有多惨,基本媲美一年级小学生作文,毕竟纯工科人(///ˊㅿˋ///)
被梁山假cp逼出的脑洞←_←
也是很生气了的嘞╰(‵□′)╯
  阳光正好,咖啡店内温润的男子抿了一口爱尔兰咖啡,轻皱眉头,低笑一声:“还真是品不出这咖啡的芳醇,当真是不如堂口那一杯清茶呀……”。店内店员不时的偷偷望一眼难得一见的大明星-应昊茗。
  “新月饭店,希望能找到那个影子~”男子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该出发了。

不管不管,什么梁山cp,哼(ノ=Д=)ノ┻━┻,八爷可是跟副官走过张家生死线的,是张家人,副八才是官配(*/∇\*),痴迷副八难以自拔♡